在 Oz 與 The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裡看到的似曾相識

最可怕的不是被關在這裡,而是一無止盡的每日例行工作。



我一直很喜歡監獄主題的作品。如經典之作《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裡面講述人們被禁錮的心靈其流轉的過程,令人動容。心靈被禁錮,並不因為是身在監獄與否,而是無形的枷鎖。

記得裡面有個 Brooks,年紀老大後假釋,還是走不出無形監獄的牢籠,最終用毀掉自己的方式離開這個無形監獄。小時候看沒有感覺,長大後才認識到這是無比地悲哀。

在之後好幾次看這片經典,其中有一次是在涼山士官隊受訓時,看了真是悲從中來。說真的,那真是不比監獄好上多少的地方。只能勉強自己假裝是個幫家中粉刷屋頂的男人,嘗一嘗難得的自由。夢醒,其實修補的還是監獄的屋頂。

Oz 這個影集,是HBO首部自製影集,也是它開啟了 HBO 那種不隨波逐流的影視製作風格,怪誕、離奇、邊緣……的符號就是 HBO。

它與後來流行的監獄主題影視,如越獄(Prison Break)不太一樣,Oz 著重在監獄內的生活寫實,旨在描繪出真實的獄內世界。那是一個有別於現實生活的另一個平行時空,擁有自己的規則與價值觀,外人進去,只有繼續沉進去或者逃離兩條路可以選。沒有第三條路。

The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裡,主角意外入獄,入獄前未婚夫鼓勵她,希望她當個旁觀者,忠實記錄裡面發生的事,只要15個月過去,出來依舊是現實的人生。

這樣的生活方式,是無法在監獄實踐的。


主角 Piper Chapman 在入獄後,本來也秉持旁觀的角色,在外圍窺伺,久了後才發現,這樣是行不通的。唯有進入這個與現實不同的世界才是正道。否則將無法在監獄裡生存。

Oz也是一樣。裡面形形色色的犯人,無論是犯了怎樣的罪條,最終都進入同一個場域生活,一樣的思想、一樣的生活邏輯,過去的經驗,幾乎沒有用。

這不就跟台灣男性服役一樣嗎?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