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教育不能等


聊到在板橋車站地下街裡,看到跳舞機前的男子,手舞足蹈頗媚氣。我與總管路過掩嘴偷笑,笑的不是媚氣,而是他們的勇氣,在眾人目光下揮舞自己不靈活肢體的勇氣。 岳母突然講了一句,唉呀,現在到處都看到人妖啊。


性別教育不能等。週末回家,看電視。與岳父岳母插科打渾。聊到在板橋車站地下街裡,看到跳舞機前的男子,手舞足蹈頗媚氣。我與總管路過掩嘴偷笑,笑的不是媚氣,而是他們的勇氣,在眾人目光下揮舞自己不靈活肢體的勇氣。

岳母突然講了一句,唉呀,現在到處都看到人妖啊。

我想,性別教育不能等,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