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誌一位特別的伙伴:詹登堡

今年是個特別的一年。除了工作上有新進度,有許多好朋友、好學弟也陸續結婚、得子。蘇大頭學弟也不例外,基於猛喝猛灌的夜梟特性,辦了單身趴踢。不過,在那晚,卻得知一件令人難過的事情……

昆達走了。

他是離我N屆的學弟,當昆達進來團部時,我已經是研三準備去當兵的老人了。在因為那時有個主辦營隊的機會,他也是大一的工作人員,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就像林馬克學長講的,昆達是位學習能力很強的伙伴,尤其在電腦軟硬體的操作上,他簡直是天才。有次,因為要設計LOGO,他去摸了CORELDRAW,短短時間內,從不會到可以畫出一個LOGO……

求學歷程坎坷,已經記不得他到底是什麼系,念了多久。不過,一兩年前終於順利畢業也當完兵了。

2010年7月,是個傷心的日子。我們後來才得知,昆達在七月某天,出門上班時遇到車禍。走了。他們的家人不願想起這件傷心事,所以我們也無法到其靈前跟他告別。

寫篇短文記述,一個曾在我生命裡的好友,願未來能在某處相見。

詹登堡,我懷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