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致吳清基部長的公開信(人本教育基金會新聞稿2011/1/13)

校園安全近來成為一個眾所矚目的教育問題,而發生在八德國中的事情,更是令人驚心;其中包括著部長在八德國中面臨學生鼓噪,而在場的校方人員卻不願協助。我們設身處地為部長想,在那個當下,部長也許會有一種恨不得親自來整頓這個學校的心情吧?
然而,做為無權無勢的民間團體,社會竟然也期待我們介入:網路上有近兩萬人連署,要求我們到八德國中去「示範教學」,而曾任政大教育學院院長的秦夢群等學者,也希望我們參與解決問題……

 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第一個念頭是,應該暫時將現任的教職員調離 (他們怎麼會把學校弄成這樣?),讓我們接管這個學校,耗上一兩年的時間,從根本來治癒它的沉痾;但對於現在的教育體制而言,這恐怕是不可能的,我們就想,既然是誠心要奉獻於教育,就應該面對所有困難 (包括教育人員既有的思想觀念等),所以,我們願意帶領和我們共事過的朋友 (包括體制內和民間的教師,和深富實務經驗的專業人員等),在八德國中待命,聽從校方人員的指揮,協助處理或教導「比較困難」的學生,如果情況許可的話,也參與各項教學工作,只要教育部撥下一定的經費就好。

但我們緊接著也想到,國家教育經費都有一定預算程序,既然是誠心要奉獻於教育,就不要為難部長:經費也由我們自己來籌措吧!

這時候許多朋友提醒我們:千萬不要那麼天真;有的人甚至明說:雖然許多人希望你們提供專業,但也難保學校裡沒有少數人另有心思,設下各種陷阱,甚至鼓動學生來作對…..。關於周瑜對付孔明的故事 (要他製作十萬枝羽箭,卻事事掣肘),我們是知之甚詳的;然而,既是誠心要奉獻於教育,就應該去謀自己的「草船 」,只不過這不是打仗,也無需向敵人借箭:我們深深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努力,沒有什麼誤會是化解不了的,而學生也不是全無判斷力,就只能被利用……

所以這封給部長的信,並無批評部長個人或教育部任何政策之意;我們也無意趁此表達我們對於解救校園危機的主張 (動用警力或教官並非正途;各個教育學術或師資培育機構應發揮專業,等等);這封信只有一個目的:

希望部長能夠負起一個責任:促成有能力、有意願的個人或團隊,具體而實質地誠心奉獻於教育 (而不是只發表一些高見)——並請以「設定專案、安排人本團隊進駐八德國中」做為一個開始!
國民教育固然是地方事務,但調整體制的彈性,卻是部長的高度才能做到、而且不能不去做的事。

人本教育基金會
201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