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巴奈(蘇重)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我聽巴奈(蘇重)
時間: Sun Jun 10 21:21:21 2001

作者: honeypie (ㄞ) 看板: buy_TCM
標題: 我聽巴奈(蘇重)
時間: Thu Feb 1 17:33:29 2001


聽巴奈的專輯《泥娃娃》,總會有點難過,她的聲音非常美,但是音色的
美好,只是音樂的一小部分,《泥娃娃》讓人著迷的,其實是其中不可逼
視的誠實,一種純粹而未經修飾的力量。

從即其熟悉的兒歌〈泥娃娃〉開始,巴奈的歌聲裡就傳達出某種非常深刻
的悲哀,她的演唱,非常自然地迫使我重新去思考〈泥娃娃〉熟悉的歌詞
裡,究竟說了些什麼。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他有那鼻子,也有那眉毛,眼睛不會眨。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他有那鼻子,也有那眉毛,嘴巴不說話。
他是個假娃娃,不是個真娃娃,
他沒有親愛的爸爸,也沒有媽媽。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我作他爸爸,也作他媽媽,永遠愛著他。


如果你是個社會裡所謂「有用的人」,生平最刻骨銘心的痛苦回憶是考試
失敗、被情人拋棄、公司裁員等等,或許,你永遠沒有辦法像巴奈這樣唱
歌。

你知道的,你是個一個有用的人,你會眨眼睛,你可以張開嘴巴說話,有
人看,有人聽,有人關心。當然,你是個真娃娃,是的,你有親愛的爸爸
,也有媽媽。巴奈是個泥娃娃,堅強壯碩,有話要說,在社會裡,我們幾
乎看不到真正願意「永遠愛著泥娃娃」的人,而大多數的泥娃娃也真的「
嘴巴不說話」。

在這種狀況下,我們更應該珍惜巴奈。

聽聽她的〈你知道自己是誰嗎?〉,這是今日原住民的《天問》,喔,這個
比喻很爛,《天問》是古老的漢人詩歌,說句公道話,幾百年來,原住民是
沒有「天」可以問的,真去問天,只是越來越傷心。原住民最多只能自己問
自己吧。流浪在都市的現代原住民,面對滿口仁義道德的漢人社會,總有很
多問題:「你知道自己是誰嗎?」、「你勇敢的面對自己了嗎?」、「你也
想要一個答案嗎?」、「會不會沒有人能回答?」。我喜歡巴奈,她夠強悍
,能夠在這個沒有人能回答的社會環境裡繼續問一些有意義的問題:「你無
法讓自己的心平靜嗎?」、「你無法讓自己更有勇氣嗎?」,好樣的,巴奈


我不特別建議你聽〈大武山美麗的媽媽〉,如果你真的聽到了歌曲裡的感覺
,你會哭的。

或許應該聽聽〈Panai流浪記〉吧,在這首歌裡,第一段就是著名的〈流浪到
台北〉,緊接著是巴奈唱出自己離鄉的心情:


我就這樣自己照顧自己長大,
我不想因為現實把頭低下,
我以為我並不差,能學會虛假。


聽了整張專輯,我覺得巴奈太高估自己了。

她沒學會虛假啊。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