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來拼圖:家族史的書寫

在「美國歷史科國家課程標準」中提到:「所謂歷史的了解,並不是把名詞、年代背起來,而是了解人類靈感、努力、成就、以及失敗的紀錄,並為學生分析當代議題和今日公民面對的問題,提供歷史性的觀點。所謂歷史的思維,是指讓學生能用證據,發展比較、因果分析的能力,並能夠解釋歷史的紀錄。」

歷史是個拼圖的過程,每段大歷史皆由是許多零碎的歷史段落連接而成。所以,在近年來的地方文史運動中裡,為了更微觀歷史的發展,也要重新建構歷史脈絡,所以有人提出「鼓勵民眾參與」的積極概念,企圖讓「歷史」這個字詞不再只是躺在教科書中的名詞,而是活躍起來,存在於每個人身邊的鮮明動詞。


經過這些年的努力,地方文史運動的成就卓然而生。民眾開始利用文字與影像以至於各種想得到的形式,書寫社區、聚落到他身邊的人、事、物!似乎可以看到一部部粗具雛形的的《打牛湳村》、《馬橋詞典》在一些臺灣的角落悄然誕生。


但是,除了這個民眾身處的環境之外,能否能更微觀?從村落以下,還有其他單位嗎?


有!那就是家族!


每個家族的發展都無法自絕於時代之外,從家族的故事中,可以窺見時代的好脈絡。家族的故事不是乾澀的,它與時代的一絲一縷緊緊相扣。馬奎斯在《百年孤寂》,不只寫了家族故事,他也在寫作時代。


走在路上,遇到許多的紛紛擾擾,一回到家可能只想好好地休息。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家人或長輩,就像是每天都會搭到的公車,已經引不起關心。可是,每個家人或長輩走過的路、成長的痕跡,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可能比不上帝王將相般地轟轟烈烈,但卻自成一局,可給親密的家人上了一課。


誰知道,家裡的爺爺會不會去過黑美人,站在ALL BEAUTY的招牌下發楞,看到車馬輻輳的門口,決心要賺大錢回來一洗羞澀??


誰知道,家裡的奶奶或不會當年就住在貴德街頭,看著王添燈就這樣被拖走?還留下一路的血?


誰知道,父親是第一屆九年國教的學生,可是國中三年的記憶都在勞動服務,根本沒念到書?


誰知道……誰知道……有太多的誰知道被大歷史的觀點犧牲了,所以,我們要來寫家族史。讓這些零零碎碎的記憶重新拼合,從底層的觀點往上看,組出他們眼中的時代輪廓。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