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碼頭工人故事(四)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高雄碼頭工人故事(四)
時間: Thu May 31 18:50:28 2001

※以下文章由「亞太勞動快訊社、台灣新社會協進會」提供,不代表
「南方」立場。如需轉載,請直接與提供單位聯絡。若您有不同意見,
歡迎您與作者聯絡,或者請加入南方討論區
http://tw.egroups.com/group/esouth-community 提出您的回應與挑戰。

────────────────────────────────
標題:比大學聯考還難
作者:葉明兆(台灣新社會協進會南部辦公室執行長)
來源:投稿
────────────────────────────────

碼頭工人有句俗語:「人家不出來死一家,我一個人出來死我一人。」
碼頭工作辛苦、危險性高,由此可想而知。但為了能夠在碼頭保有長
期的飯碗亦絕非我們想像中的容易。

碼頭工人的工作是子替父(世襲)的,只有工會會員的子弟才能報考。
早期一袋豆子重 80 公斤、玉蜀黍一袋重 100 公斤,完全要靠人力來
搬運。因此,當初想到碼頭來謀溫飽的人必須能夠負重 100 公斤走
150 公尺。這成為非常具有客觀標準的選人依據。

「之後,勞工法令對人力負重的上限有所規範,碼頭工人的考試才改
為扛 50 公斤沙包跑 300 公尺,先到終點的分數最高。」阿平叔對以
往招考工人的情形還津津樂道呢!

阿平叔告訴我們,遠東穀倉裝修及貨櫃化、機械化後,漸漸的就取消
負重跑的考試。他見證了貨櫃化、機械化之後碼頭工人入行傳統遭廢
止的命運。目前高雄港裝卸量有 70% 是貨櫃,貨櫃的裝卸工作因為是
靠機器也就輕鬆許多。另外,仍有不能用貨櫃裝運的雜貨,其中進出
口的貨物奇奇怪怪什麼都有:機件零件、糖、米、原木煤炭、鐵沙等,
不一而足。林林總總都還是得靠雜貨班的弟兄來完成。

民國六十一年,阿平叔和好友們一起報考班長,那一年是考班長人數
最多的一次,六百多人報考才錄取 57 人,比大學聯考還難。阿平叔
聲稱:「考碼頭工人的班長,不是人人可以考的。」其基本條件是,
必須從臨時工人升為預備工人,再從預備工人升為基本班工人,基本
班工人年資必須滿三年才准報考。阿平叔自信滿滿說著:「我那時候
去考班長算是蠻年輕的,有許多人都是基本工人年資滿十幾年才來考。」

考試分有作文、算術、裝卸常識(所有港區的裝卸常識)、公民等科
目。那時正值行政院長蔣經國大力推行公務人員革新運動,作文題目
是「十大革新」,與當年的大學聯考作文題目一模一樣。

「一次就考上班長了,但我覺得比考大學還難,錄取率還要低。」碼
頭工人阿平如是說。



=========================【主題文章2】=========================

※以下文章由「亞太勞動快訊社、台灣新社會協進會」提供,不代表
「南方」立場。如需轉載,請直接與提供單位聯絡。若您有不同意見,
歡迎您與作者聯絡,或者請加入南方討論區
http://tw.egroups.com/group/esouth-community 提出您的回應與挑戰。

────────────────────────────────
標題:不論春節,只問中秋節
作者:羅桂美(亞太勞動快訊編輯委員)
來源:投稿
────────────────────────────────

碼頭工人有句俗語:「人家不出來死一家,我一個人出來死我一人。」,
碼頭工作的辛苦可想而知,儘管危險性高,但「沒法度」,不出來做
全家就會餓死......

因為父親身體不好而曾想要跑去學藥劑當醫生的林先生說道:「船艙
裡面的悶熱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我小時後曾進去過幾次,真的會熱到
受不了,太陽在甲板上曬,船艙裡頭又不通風......我父親民國五十
九年開始操作起重機,雖然我父親在操作時沒有傳出意外事故,但起
重機繩子斷掉,貨物從天而降壓死人的情況卻常常發生,然而因公受
傷的工人卻拿不到半點賠償。」

另一旁來自布袋、今年已七十二高齡的葉老先生,回憶過往時也掩不
住霎時鼻酸:「我當時在苓雅一帶擔鹽,有時會擔到三天三夜沒睡覺,
如果當時沒吃藥(強精補血之類的藥),早就不行了。每次擔都有一
百公斤,用兩個畚箕擔。每擔一趟,管理員(港務局的)就在你的籤
筒放一支籤來計算擔了多少量。擔鹽的工人上身都打赤膊,下面不穿
內褲,褲子脫光光,然後用麻布袋做成圍裙圍著。不能穿內褲,因為
天氣熱,兩腿股間(鼠蹊部)走路時和內褲摩擦會發炎(應是俗稱的
「燒襠」),會痛,晚上就不能走路......」。

儘管來自不同的編制,從事不同的工作內容,但只要談到工作現場對
勞動力的無情剝削,每位碼頭工人臉上出現的神情卻是一樣的辛酸與
無奈。

也正是因為高雄市碼頭經常傳出工人的意外事故,所以碼頭工會格外
重視中元普渡這個屬於民間的節日,希望藉由儀式的舉辦,一方面弔
祭亡靈,一方面祈求上蒼保佑碼頭工人在裝卸搬運作業時都能平安順
利。

林先生受訪時即表示:「我父親以前住在派工所,我小時後印象最深
刻的一件事就是每年大型的普渡活動都會在派工所旁舉辦,過去由於
物資缺乏,所以我們不會為過年準備一筆基金來慶祝,可是普渡活動
卻是每年一定要辦的,我們籌措財源的方式是以班為單位,將大家的
工資都扣出一部份來一起舉辦,我們分了東西之後就會辦桌請親戚朋
友也來吃,我也只有在那個時候可以吃到肉、喝到汽水......因為碼
頭工人的生活不安定,大家都特別期待這一天的到來,所以普渡就成
了碼頭工人生活與文化中最重要的一部份。」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