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三)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三)
時間: Thu May 31 18:48:47 2001

系列主題: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三)


※以下文章由「亞太勞動快訊社、台灣新社會協進會」提供,不代表「南方」立場。
如需轉載,請直接與提供單位聯絡。若您有不同意見,歡迎您與作者聯絡,或者請加入
南方討論區 http://tw.egroups.com/group/esouth-community 提出您的回應與挑戰。

標題: 支援戰爭的碼頭
作者: 葉明兆(台灣新社會協進會南部辦公室執行長)
日期: 2001.05.24
來源: 投稿


「扛一包糖、一麻袋的玉蜀黍都有 100 公斤......。」這幾乎是待在高雄港四、五十年
老一輩碼頭工人引以為自豪的榮耀,他們對於人定勝天的英勇事蹟莫不侃侃而談。然而,
只要說到八二三砲戰、越南戰爭時期,大家都難掩滿腹心酸。

遇到戰爭的時候,碼頭立刻成為後勤補給的「戰略高地」,所有重要的軍品和物資全必須
在碼頭裝卸。在碼頭工作四十年的金豐伯提及:「八二三砲戰是最辛苦的時候,所有後勤
的糧草、軍品、砲彈、車子全都由我們來搬。」那時,港口的基本工人把原本做雜貨船的
事情放下,交給包工來做,基本工人被兵仔抓去搬軍品。重 200公斤的砲彈都是用人工去
扛,如此辛苦的工作,軍方都沒派人參與更未付任何一毛錢給工人,港務局也沒發過一毛
錢,全是用工人的工資調節戶來發給,每日只給八小時工資 30 元。

金豐伯氣憤地表示,每天工作至少超過十小時,一天就只領 30 元,軍方並未照八小時就
放人下班,而是沒事時也把工人集中起來看管,不准離開也不准休息,強制工人等一、二
個小時下一艘船來繼續工作。連續工作一個多月有家不得歸。兵仔用槍把工人圍住,只要
搬運過程看不順眼或東西稍有擦撞,就用腳踢、用槍托打。金豐伯這一輩的共同經驗是,
就像畜生一樣被折磨,人很沒有尊嚴,連牛都不如。

越南戰爭期間,台灣出口大量水泥供美軍構築工事,當時才二十多歲的陸上班黃班長回憶
:「剛出爐的紅毛土都有 41、42 度的高溫,一包最少有 80 公斤,那麼重的東西為了好
搬運得靠肚子來支撐,因為重且熱常造成肚子的皮膚破皮流血。」運給美軍的東西還不能
隨便亂放,要一袋一袋整整齊齊排好,不然會挨罵挨打。提及往事,黃班長悲苦的神情流
露出,即使皮破肉綻也得繼續趕工,否則丟掉飯碗捲鋪蓋走人。

海上班操作吊機的弟兄也認為那時候的工人著實苦過來。戰爭時期種種外在因素對碼頭工
人的身心規訓,無時無刻侵蝕著他們的腦神經。阿吉伯於越戰時吊過飛機和戰車,因此獲
頒聯勤總部的獎狀,還獲選模範工人。可是,吊車要吊大型武器必須要有膽量,工人對機
械使用安心與否,以及長時間處在噪音環境下耗費精神。曾經有一名工人,因操作吊機稍
有誤差致所吊的砲彈傾斜一邊後落下地面,頓時碼頭上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所幸砲彈並未爆炸。事情還上過報紙,工人名叫「許登源」,這也就是知名的「許登源事件」。

碼頭工人訴說戰爭時期的過往,異口同聲表示當時真的欲哭無淚,而今日回想卻是眼眶含
淚。每到八二三時,人們都只知道軍方表彰自己的功勞,又有誰記得碼頭工人曾經付出的
血汗?這群曾經吃足苦頭受盡折磨的無名英雄,完全被我們的歷史遺忘了!

--------------------------------------------------------------------------------

標題: 一輩子勞動的烙印
作者: 陳奕齊(大葉大學工業關係系講師)
日期: 2001.05.24
來源: 投稿


「我們碼頭退休下來的,通常四、五年內就會往生去…」龍伯緩緩的說出。頓時,空氣中
多了種似是淡泊、似是無奈的錯綜氛圍。狀況外的我追問著何故?「那是勞動過度造成的
啊!」故事的梗概清晰立見。

龍伯,在民國 87 年碼頭民營化之後,卸下了近半世紀的碼頭工人的身份,但是,辛勤勞
動一輩子的各式烙印,卻因退休後而更清晰的漸次浮現。告別式的白帖,成了這幾年龍伯
最常得知退休同事近況的卡片,因此,勞動大半輩子所留下的烙印,成了盤旋不去的幽靈,
困擾著退休的碼頭工人。

至於龍伯,則因為在海上長期操作吊車,兩眼從十幾、二十公尺的高空中專注盯視於船艙
內所欲吊掛之貨物,以免傷及貨物與工人,根本將外在震耳欲聾的引擎聲「聽而不聞」,
但是退休後的日子,引擎聲卻似留聲帶般的一直在龍伯耳旁不斷覆頌,讓寧靜的夜晚,彷
如置身高分貝的建築工地中。

碼頭工人早期稱為「苦力」,用以指涉其為相當耗費體力的勞動。尤其,陸上隊的工人,
因為必須用雙手與腰力撐起各種大小、重量不一的貨物,扛置肩上,來回於船艙與貨艙之
間,當時負重肩膀的半邊身體,退休之後早就「報廢了」。

除了這些跟隨碼頭工人退休,而開始蔓延猖獗的職業病之外,早期碼頭工人因為在烈日下
靠人力、半機械作業,無時無刻總是汗流夾背,飢渴時總以黑糖和著冰水就下肚,冷水澆
淋身體來沖涼,如此煎熬下,「胃病、風濕、關節炎」更是長伴碼頭工人的疾病。同時,
在碼頭工作更必須隨時小心墜落與物體飛落等等會引致職業災害的突發事件。

儘管如此,碼頭工人還是一路走了過來,造就了高雄港的繁榮。尤其,在碼頭民營化之後
,老一代的碼頭工人幾已全數退休,他們退休後縱使逃得過龍伯口中勞動過度的「宿命」
,也必須面對勞動一輩子烙印的種種職業病的接力侵擾。就在告別龍伯離去時,「那是勞
動過度造成的啊!」這句話彷如著了水滴的紙上,漸次地泛染開來,感傷亦隨之逐層逐層
地圈泛開來。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