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二)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二)
時間: Thu May 31 18:44:20 2001

系列主題: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二)
女工 家庭


※以下文章由「亞太勞動快訊社( qml@ms44.url.com.tw )、台灣新社會協進會」提供,不代表「南方」立場。如需轉載,請直接與提供單位聯絡。若您有不同意見,歡迎您與作者聯絡,或者請加入南方討論區 http://tw.egroups.com/group/esouth-community 提出您的回應與挑戰。

標題: 撞車姻緣記
作者: 陳奕齊(大葉大學工關係講師)
日期: 2001.05.17
來源: 投稿


吳阿媽,已經七十歲了。三、四年前碼頭民營化時,阿媽正式「下崗」,從待了近半世紀的碼頭退休,就這樣,阿媽一輩子的大半青春,就陪伴著碼頭的歲月風華,一同走過。

早期碼頭的工作,時間須配合貨船裝卸,所以工作時間經常是從早到晚,甚至熬夜趕工,累了麻袋往身上一披,就打起盹來了。因此,碼頭工人婚姻這檔事,往往因工作形態與工時長的特殊性,就被耽擱了。

阿媽遲來的姻緣是碼頭工作所延宕的,也是碼頭所賜與的。阿媽,讀過日據時期的國民學校,因此,算數與識字對阿媽而言都不算陌生。就這樣,阿媽當上了女工隊的隊班長。在阿媽二十多歲時,有次巡視出口糖裝艙作業時,發現堆放在貨船艙底的糖,因為糖尚未冷卻,本身熱度造成層層堆疊的糖產生生傾斜,阿媽情急下跑至船艙呼喊著工人離開艙底,煞時間,阿媽就已被九包糖壓在身上。此次的職業災害,讓阿媽整整休息了一年 同時,也讓外界對阿媽的生育能力開始有了八卦般的蜚言流語。春天還未開始,阿媽的姻緣似乎已呈現秋色景象了。

儘管如此,碼頭還是給了阿媽遲來的姻緣。是慣如往常般的清晨,阿媽騎著腳踏車巡視著碼頭,倏地,砰一聲,阿媽與迎面而來另一隊的碼頭工人,撞個正著,正是這一撞,撞出了阿媽一輩子的守候。那年阿媽已經三十三歲。

碼頭,對阿媽來說,是生命的舞台,是阿媽用最精華生命澆灌的所在。時序隨著阿媽的敘述開始流轉,那兒有著工人揮汗如雨的勞動身影、海邊微風的吹動、船隻光影的閃動…,霎時間,娓娓道來的歷史就從阿媽的銀鬢上穿過,將那一段段流洩而逝的歷史再次串起,從阿媽的臉龐上,我,彷彿看見了那久違的春天。


--------------------------------------------------------------------------------

標題: 是那樣辛苦的年代
作者: 陳奕齊(大葉大學工業關係系講師)
日期: 2001.05.17
來源: 投稿


受創於二次戰火蹂躪的台灣,在光復後百廢待舉,因此,農村的凋蔽不斷迫使人口往都市流動,方能尋得一個安生立命之處,碼頭遂成了此番困苦背景下,各路人馬共聚之所在。

有在地的高雄人,有來自澎湖、嘉義、彰化與台南等各地區的外地人。尤其,剛從農村流離出來,進入至碼頭的工人,生活可說是倍加困頓與艱辛。當時,身為女工隊隊班長的吳阿媽,工餘時間也順勢當起了碼頭夫妻檔小孩的褓母。畢竟,這些剛進入碼頭工作的外來夫妻,除了得忍受「苦力」般的勞動強度外,更得忍受碼頭前兩、三年臨時工身份的「微薄待遇」。

「晚上作業時,夫妻都在工作,沒被子蓋的小孩睡在倉庫著涼了,父母親怎麼辦啊?所以,只有幫小孩蓋上麻布袋了,免得感冒又得花錢…」吳阿媽回憶道。就是這樣辛苦的年代,讓在碼頭倉庫旁玩耍、睡覺的小孩的畫面景象,也成了早期碼頭的一個場景。

而令身兼褓母的阿媽印象最深刻的是,追趕火車找尋小孩的那一幕慌張失措的記憶。阿媽隊上一名來自鹿港的女工,因作業之故,將嬰兒託給阿媽看管,身為隊班長的阿媽得負起現場指揮調動的職務,所以阿媽將嬰兒暫放在停靠碼頭卸貨的貨運火車車廂內。詎料,等待阿媽回想起嬰兒之時,火車早已卸貨完畢駛離碼頭。驚慌失措的阿媽,騎著腳踏車開始猛力追趕火車,但火車依舊是芳蹤杳然;過了許久,終於在車站邊看見火車的蹤跡 然而卻也遍尋不著那節繫上白布作為嬰兒所在記號的車廂。就在阿媽淚珠奪眶而出的剎那,終於瞥見遠處那微揚飄蕩的白布,泛著淚水的阿媽,將嬰兒送還給其母親時,全身早已溼透一遍,但也分不清究竟是汗水還是淚水了。

這些都是那樣辛苦的年代,才有的辛苦與困頓的故事。隨著阿媽的記憶,彷彿我們也穿過了那樣辛苦的年代。只是,我開始懷疑,我們所尋訪的並不只是走過辛苦的那一代人的碼頭歷史與故事,更是生長於台灣經濟昂揚年代的這一代人,早已失落的那份堅毅與韌性。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