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一)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高雄碼頭工人故事(一)
時間: Thu May 31 18:37:50 2001


標題: 從大約翰至西德工程師的大拇指
作者: 陳奕齊(大業大學工業關係講師)
日期: 2001.05.10
來源: 投稿


台灣所創造的經濟奇蹟,舉世艷羨。尤其,缺乏天然資源的台灣,更得依靠與外界交往,進行貿易;因此「一手進口、一手出口」的發展策略遂成為台灣白手起家的故事藍本。

碼頭,作為台灣與國際接軌的最前線,從進出口產品的類別,即可輕易知曉台灣經濟發展的不同階段。從最早期出口的米、糖,至進口原木再加工成為附加價值高的「三夾板」以及鳳梨罐頭等等產品的加工出口,這些進出口產品的差異,似乎也就成了台灣經濟發展不同階段的歷史戳記。

如同,在碼頭工作了 40 多個年頭的黃大叔,其爬滿繭結的雙手,彷彿才是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那雙「看不見的手」。七零年代的台灣,受到國際間兩次石油危機的侵擾,經濟成長指數開始出現負成長。因此,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指示了以基礎建設和重工業投資為主要內容的「十項建設」,一方面擴大內需,另一方面,可以藉此完善經濟發展所需之基礎建設。

十項建設之中,有一項是為了開鑿北迴鐵路,而從美國進口大型穿山車─大約翰(Big John),然而,大約翰在進入到高雄港之後,卻因為體型太大,卡在船艙,難以從艙底將其拖吊至碼頭,最後在技術嫻熟的黃大叔採用一拖一拉的方式,才順利地將大約翰吊至碼頭;儘管,大約翰後來亦因為體積太大卡在山洞裡,而成了「大而無當」的歷史故事。同時間,中鋼以及中船的生產機具,也開始大量從碼頭進口,而這些機具與生產設備同樣是體積龐大,難以駕馭。最後,此一重則大任遂又落在黃大叔的手中。在黃大叔的巧手之下這些機具順利地加入了台灣的經濟發展的行列之中。

此時,佇立於船長室的西德工程師,用豎起的大拇指,向黃大叔表達最感動的欽佩。

在黃大叔的言談之間,恍如坐上了台灣經濟發展的時光列車,一路疾行好不暢快。但就在進站之時,「目前碼頭有大量的機具出口,這些都是要到國外設廠的」黃大叔聲音低沉的說著,一股悄然而至的黯然氛圍,彷如讓那天與黃大叔所尋訪的是,台灣那一段傲人卻已飄然而逝的過往。


--------------------------------------------------------------------------------

標題: 民營化,誰主浮沉?!
作者: 葉明兆(台灣新社會協進會南部辦公室執行長)
日期: 2001.05.10
來源: 投稿


「民營化」這一緊扎咒無疑是當今世界潮流,任憑誰也抵擋不住!連碼頭工人的裝卸工作也逃不過它的淫威。

開放民營之前,高雄港碼頭工人並非港務局的公務人員,亦不屬於裝卸公司的員工,然而他們卻有強大的職業工會組織,人人都是會員。但時過境遷,民國八十七年前後,私人公司及各種加速勢力介入碼頭,工人又回到早期的散工狀態,彼此之間對民營化的觀點不一而遭到分化,工會無法掌握組織形同空殼。

較具遠見的工會幹部馬上意識到問題所在:「其實我們贊成民營化,因為這是世界潮流,你工人也躲避不掉,只好面對,但要民營化應該由工人來主導才對。工人自己不爭氣,碼頭裝卸已經是壟斷市場了,自己不提供好的服務,又壟斷現狀,別人當然想盡辦法來突破當前勞動力現狀。」

靠團結努力是可以改變現狀的。早先,經驗上最明顯的實例就是十二號碼頭個案。十二號碼頭是高雄港最淺的碼頭,許多船都不願意停靠,又港務局實施固定碼頭裝卸,造成此處工人的所得偏低。後來工人改善他們的裝卸服務,反而招攬更多的船願意停靠該碼頭。這的的確確是工人集體創造出來的經驗。

被迫民營化後,裝卸公司一直排斥工會,他們認為工人的利益與其對立,不喜歡雇用工會會員。然而,工會的立場再明白不過了:「實際與公司對立的是貨主,公司搞不清楚,讓工人變成散工,情況很悲慘!」工會建議我們可以參考台中港經驗,起初那邊的公司也敵視工會,因為計畫民營時期只開放兩、三家公司,現在要整個自由化,預計會有更多家公司來競爭,這些公司緊張了,就不得不與工會採取合作關係。

老一輩碼頭工人無奈的嘆息:工人應該看清楚現實,現在工會已經一無所有,工人再不去主張自己的權利,情況就只有倒退至四、五十年前那般,而這四、五十年來的努力全都是白費的。

碼頭裝卸業務開放民營還不過是前奏曲而已,將來麥寮工業港、和平工業港等私人港口興建完成,同國際港競爭時,工人就完全成為企業財團的殂上肉,隨意聽由宰割。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