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尊嚴而長征 --南方電子報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為尊嚴而長征 --南方電子報
時間: Thu May 17 05:37:55 2001

==========================【主題文章】==========================

※以下文章由「林深靖」提供,不代表「南方」立場。如需轉載,請
直接與提供單位聯絡。若您有不同意見,歡迎您與作者聯絡,或者請
加入南方討論區 http://tw.egroups.com/group/esouth-community
提出您的回應與挑戰。

────────────────────────────────
標題:為尊嚴而長征 ── 馬克士與札巴塔民族解放軍
作者:林深靖( linshenjing@hotmail.com
來源:投稿
────────────────────────────────

1994 年元旦,就在墨西哥與美國、加拿大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的關鍵時刻,一支黑色頭罩覆面的武裝游擊隊突然出現在墨
西哥南端的恰帕斯州,迅雷不及掩耳地攻佔了幾個城市。這支游擊隊
以「札巴塔民族解放軍」為名(西班牙文縮寫為 EZLN,札巴塔取自 20
世紀初印地安農民革命家 Emiliano Zapata 的名字),領軍者自稱
「馬克士副司令」(sous-commandant Marcos),他們要求立法保障
印地安人的權利,改善印地安人的生活。


◆ 蒙面,是為了更容易被看見

當時墨西哥總統薩利納斯(Carlos Salinas)立即派軍圍剿,經過 11
天的對峙,在國際輿論的龐大壓力下,也為了避免一場無可收拾的血
腥屠殺,薩利納斯宣佈停火,札巴塔民族解放軍也立即停止了戰鬥。
在墨西哥普受敬重的兩位主教克里斯托巴(San Cristobal)和黎茲
(Samuel Riuz)介入協調,從此開展了政府軍和游擊隊之間打打談談
的漫長歷程。

札巴塔民族解放軍的領導者馬克士是一個相當精采的人物,他的文筆
和槍法一樣精準,言詞像子彈一樣可以穿透人心。他又善於掌握現代
通訊工具和國際媒體,1996 年,他甚至以人道和反新自由主義為題,
在恰帕斯的好幾個村莊舉辦為期一週的國際研討會,結果有來自 42
個國家的三千多人與會。

黑色頭罩,綴著三顆紅星的土黃色軍帽,衛星電話耳機,斜背輕機槍
……馬克士本人出現在媒體上的照片,這是唯一的裝束。所有札巴塔
民族解放軍的成員都是類似的裝扮。馬克士的真正身分有多種說法,
有人認為他是曾經跟隨切•格瓦拉(Che Guevara)在玻利維亞打游擊
的一位少年,法國作家德布雷(Regis Debray)在追憶格瓦拉的著作
中,對這一位少年有過描寫。接任薩利納斯的墨西哥總統澤地羅
(Ernesto Zedillo)曾經在 1995 年揭露:馬克士就是一位在墨西哥
自治大學擔任過哲學教授的左翼份子,名叫哈法艾爾(Rafael Sebastian
Guillen Vicente),並對這一位「失蹤」的教授發出通緝令。

馬克士的游擊隊總部座落在拉坎東斯雨林(Lacandons)裡,緊鄰一個
只有 450 名居民的山村,如今,這個名叫拉黎利達德(La Realidad)
的小村落已成為新時代的革命聖地,國際媒體絡繹於途。但是,馬克
士的真正身分,迄今仍是一個謎。對於來自各方的質問,馬克士曾經
說過一句很有意思的話:「你想知道誰是馬克士嗎?究竟是誰隱藏在
頭罩底下?請你拿出一面鏡子仔細看著,鏡中映射出來的臉孔就是馬
克士的臉孔,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馬克士……」

「他們蒙面,是為了更容易被看見。」這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沙哈瑪
戈(Jose Saramago)的說法。的確,札巴塔民族解放軍集體性的隱藏
身分,反而使他們在媒體上更為搶眼。


◆ 堂堂皇皇進入墨西哥市

2001 年 3 月 11 日,這批長期隱藏於山林的蒙面俠卻出現在墨西歌
首都墨西哥市的憲法廣場上,這個廣場是墨西哥的行政核心,也是總
統府的所在地。廣場上聚集了 10 萬以上的群眾,對他們高呼「歡迎!
馬克士!歡迎!札巴塔!」

馬克士和他的游擊隊不是「打」進來的,而是堂堂皇皇地將車隊拉進
墨西哥市的核心。從 2 月 24 日開始,馬克士率領 23 名札巴塔民族
解放軍的代表,離開駐紮的山林,經過三千公里的「長征」,穿越了
十二個州,許多支持者沿途開車跟隨,車隊浩浩蕩蕩長達兩公里。陪
同馬克士長征的還有許多國際上左翼知名人士,包括上述頂著諾貝爾
桂冠的作家沙哈瑪戈、導演歐利弗•史東(Oliver Stone)、演員羅
伯•雷德福(Robert Redford)、法國前總統夫人丹妮爾•密特朗
(Danielle Mitterrand)、社會學家杜寒(Alain Touraine)、法國
農民組織者玻維(Jose Bove)…… 其中,玻維也是近兩年來國際左
翼運動上的風雲人物,他本身經營一個小畜牧農場,曾經率領農民佔
領麥當勞,甚至硬生生地把麥當勞拆掉。他可以用相當生活化而有力
的語言,在電視上侃侃而談反全球化的道理。1999 年底,玻維參加
西雅圖反 WTO 示威,受到英雄一般的歡呼。他在法國出庭應訊時,
陪同他走向法院的民眾數以萬計。

札巴塔民族解放軍的長征計劃是在 2000 年 12 月 2 日宣佈的,也
就是墨西哥新任總統福克斯(Vincente Fox)正式就職的第二天。墨
西哥在 7 月 2 日變天,執政長達 71 年的制度革命黨在總統大選中
挫敗,民族行動黨的候選人福克斯取得政權。福克斯在競選過程中曾
經誇下海口,他要「在 15 分鐘之內」解決札巴塔民族解放軍的問題。

在一封給新任總統的公開信中,馬克士寫道:「福克斯先生,您贏得
了選舉,但是,您應該知道,打敗制度革命黨的,並不是您,而是墨
西哥公民……不僅是那些對執政黨投下反對票的人,而且是那些在過
去與當今的世代中曾經堅決與專制政權文化進行抵抗、鬥爭的的人們。」
的確,墨西哥制度革命黨的漫長執政,大概只有中華民國的國民黨堪
可比擬,而其執政期間所犯下的罪行以及貪污腐化無恥的程度,可謂
不相上下。墨西哥印地安原住民所受到的壓迫、凌辱更是罄竹難書。
譬如,1997 年 12 月 22 日,在恰帕斯州一個支持札巴塔解放軍的村
落,就有 45 位村民被屠殺,其中有婦女和小孩。主事者正是革命制
度黨所屬的民兵。


◆ 我們戰鬥,是為了消失

馬克士在福克斯總統就任第二天即宣佈長征的計劃,不僅對墨西哥政
壇造成重大震盪,也讓正在政權蜜月初期的福克斯傻了眼,政權轉移
的焦點一下子全部移往札巴塔民族解放軍。由於他曾在選戰中做過民
族和解的承諾,選票到手,現在人民正等著看他如何去履行。墨西哥
名作家孟希維(Carlos Monsivais)說:「馬克士的長征簡直是一個
天才計劃,新政權被迫進入一個和談的時間表,這個時間表由馬克士
制定,內容掌握在他的手裡。福克斯沒有辦法拒絕,因為國內和國際
的壓力都推擁著他走向和談的方向;同時,他也不能忽略,馬克士願
意進城與新政權交涉,這表示他承認新政權的合法性,而過去的政權,
不管是薩利納斯或是澤地羅,都被札巴塔陣營和相當大部分的墨西哥
人視為欺詐者、舞弊者、篡權者,根本不承認他們的合法性。」

福克斯知道,馬克士魅力無窮,在墨西哥有龐大的支持者和同情者,
在國際上也備受矚目。這位游擊隊首領願意主動進城進行談判,對他
的新生政權有穩定的作用,對他個人的民意支持度也有加分的效果。
尤其是,2001 年 2 月 8 日,哥倫比亞總統巴斯特拉納(Andre Pastrana)
才親自進入游擊隊虎穴,與神秘的叛軍領袖馬鹿蘭靼(Manuel Marulanda)
會談。同樣是總統,福克斯豈能輸在起跑點上?一旦拒絕馬克士上門,
豈不惹來怯懦的訕笑?最後,福克斯不僅同意馬克士的長征,而且聲
明他完全相信馬克士的和平意圖,認為這一次的長征代表了「墨西哥
的希望」。

馬克士當然知道,三千公里的長征是一個巨大的賭注,他長期與當權
派的軍方對峙,不能排除沿途遭遇軍隊的埋伏追剿。因此,他大張旗
鼓,邀請多位國際知名人士同行,使長征成為舉世矚目的事件;同時,
許許多多支持者或好湊熱鬧的民眾也主動開車尾隨,讓軍方不敢輕舉
妄動。馬克士選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簽訂的當天進佔恰帕斯,選
在新總統上任的第二天宣佈三千公里的長征。古巴首腦卡斯楚近年來
很少點評拉丁美洲的游擊組織,對於馬克士,他卻不得不讚嘆道:
「馬克士將政治象徵做最好的使用,這給世界上了一課。」

馬克士的長征是一個和平的行動,沒有人懷疑他會藉機舉事。札巴塔
民族解放軍雖然是一支武裝部隊,卻從來不曾行使暗殺、爆破等暴力
行動,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們甚至是反恐怖主義者。馬克士說:
「雖然原住民飽受欺凌,最常被遺忘,我們拿起武器,卻是為所有墨
西哥人的民主、自由、正義而戰鬥,而不僅只為了原住民。我們不爭
取獨立,只想切切實實地成為墨西哥的一部分,成為墨西哥的原住民
……我們抗爭是為了往後不再需要經由地下活動去爭取正義、民主和
自由。因此,我們常說,我們戰鬥,是為了消失。」


◆ 翻轉既有的權力關係

印地安人約佔墨西哥人口的 10%,卻從來不在政治上被承認。過去的
政權認為墨西哥已是一個全面混血的國家,內部不存在民族矛盾的問
題。馬克士的長征是為了督促國會立法確認印地安原住民的地位及應
有的權利,在文化、經濟、政治上獲得一定的保障。他主動提出一個
法律案,要求在國會中進行討論。

馬克士表示,他們是為了爭取原住民的尊嚴而長征,只要法律案獲得
通過,他將與福克斯政府簽訂和平協議,札巴塔民族解放軍從此卸下
頭罩,轉變為一個政治組織。馬克士強調:「是政治組織,而不是政
黨,因為我們的目標並不是奪取政權。我們既不透過武器奪取政權,
也不透過選舉或政變。」那麼,札巴塔份子的政治目標是什麼?他說,
作為一個政治組織,他們要翻轉的並不是一個政權,而是既有的權力
關係,他們要證明,能夠賦予一個民族生存意義的,是公民,而不是
國家或政府。

何況,馬克士認為,當代世界的權力核心已不再存在於民族國家之內,
奪取政權,意義不大。自從冷戰結束,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解體,資
本主義市場全球化的趨勢已根本改變了地緣政治的面貌,改變了權力
的結構。決定一個國家命運的,已不再是單純的政治力量,全球化的
金融市場和自由貿易的邏輯反而有更大的影響力。對墨西哥而言,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馬克士的意圖,似乎是
要透過政治組織,對全球化的影響展開全面的思考,尋找新的政治形
式或是可能的替代方案。馬克士對於全球化的問題有相當多精采的論
述,我希望未來除了繼續追蹤馬克士進入首都之後的發展,同時也有
機會對他有關全球化的論點略做解析。


======================【主題文章延伸網頁】======================

札巴塔網站
http://www.ezln.org/

查帕95網站
http://www.eco.utexas.edu/faculty/Cleaver/main.html

格瓦拉資料庫
http://www.geocities.com/Hollywood/8702/che.html

Todos Somos Marcos影音傳播站
http://thedagger.com/archive/tsm/

馬可士:論文化、西洋棋、鐘與靴子
http://www.igc.org/laborstandard/EZLN/Culture_chess_clocks_boots.htm

馬可士:尊嚴的步履--原住民族權利、記憶與文化遺產
http://www.struggle.ws/mexico/ezln/2001/march/marcos_paths_mar12.html

好萊塢的星星在查帕閃耀
http://flag.blackened.net/revolt/mexico/reports/stone_meets_marcos_mar96.html

反抗軍抵達墨西哥市
http://burn.ucsd.edu/pipermail/chiapas-l/2001-March/000175.html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今日世界上的武裝衝突」
http://www.webcom.com/hrin/parker/c96-10.html#mexico

國際原住民連結—拉丁美洲部分
http://www.bloorstreet.com/300block/aborintl.htm#3

墨西哥總統府網站裡的札巴塔相關資料
http://www.presidencia.gob.mx/?EXACTO=EZLN&P=40&SubTipo=Exacto

美國中情局墨西哥網頁
http://www.cia.gov/cia/publications/factbook/geos/mx.html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