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d: 阿爾及利亞戰爭


作者: jaff (大BIRD) 看板: jaff
標題: 阿爾及利亞戰爭
時間: Sun May 13 18:00:19 2001

阿爾及利亞戰爭 法軍暴行曝光

蔡筱穎/巴黎報導 阿爾及利亞真是法國胸口永遠的痛。




阿爾及利亞最近又爆發血腥暴動,法國試圖運用其對過往殖民地殘餘的影響力,敦促阿國政府和發生衝突的少數族群柏柏人,經由政治對話途徑解決紛爭,引來阿國外長的不滿。偏偏此時在法國社會中爆發了歐薩萊斯將軍出書披露法國軍隊當年在阿爾及利亞戰爭中使用酷刑的內幕自傳,長久以來不願輕觸這場「骯髒戰爭」傷痕的法國社會,終於面對歷史自我批判;民調中56%的法國人贊成法國正式向阿爾及利亞道歉,更顯法國對
阿國局勢無法置喙的尷尬:「現在只有一個國家不能涉入:法國。我們有什麼資格向阿爾及利亞人說教?」法國社會的強烈反應也傳到了阿爾及利亞,具影響力的民族解放陣線(FLN)要求法國政府正式為歷史道歉。

阿爾及利亞在四月底爆發比賈亞省一名青年在監獄中被槍殺,另有三名十幾歲的少年因發表反政府言論而遭到逮捕的事件,引發卡畢勒當地柏柏族裔青年們的抗議,一舉發洩佔全國人口三分之一的柏柏人在阿國政治、社會、文化上遭受歧視的怨氣,高舉反對警察國家的標語,放火焚燒房屋,與軍警的衝突中至少有八十多人喪生,成千上萬民眾因此在阿爾及爾舉行示威活動,抗議政府對卡畢勒的鎮壓行動。

卡畢勒地區局勢動盪不安,曾為殖民宗主國的法國自難置身事外。法國媒體深入報導卡畢勒的暴動其實是反映了該國所面臨的政經社會問題,總理約斯平和外交部長韋德瀚也都嚴重關切阿爾及利亞的政局,希望該國政府能通過對話解決卡畢勒的衝突。不過,一九九二年法國不承認阿爾及利亞民主選舉成果,導致該國內戰連連的陰影猶存在兩國之間,阿爾及利亞的外長對法國再度關心的態度強烈表達「不能接受」,認為這是內政�暋D,無須外國干涉。

就在法國試圖發揮其殘餘的殖民影響力時,曾在阿爾及利亞戰爭時期擔任法國軍情局總協調的歐薩萊斯將軍在三日出版了自傳書「法國軍情局,阿爾及利亞1955-1957」,披露當年他如何領導軍情局以及軍情局在阿爾及利亞執行暗殺行動、施用酷刑和就地處決戰俘的種種內幕。特別是針對當時阿國的民族解放陣線領袖姆希迪和律師布蒙捷爾的死因指出,他們都是被法國軍情局特別行動隊暗殺的,反駁了長久以來兩人是「自殺」的
官方說法。

歐薩萊斯將軍新書出版的當天,法國總理約斯平立即發表評論,認為這本書及其作者應該受到「徹底的道德譴責」,尤其作者「毫無悔意,令人作噁」,因為將軍認為他的所作所為是「應戰爭需要」,他是「奉命行事」,並不會就此進行懺悔。席哈克總統「震驚」之餘也「再次譴責阿爾及利亞戰爭期間(法國軍隊)犯下的包括使用酷刑、草草處決戰俘和暗殺在內的一切暴行」,席哈克要求國家功臣審察機構撤銷歐薩萊斯將軍過�h獲得的「騎士榮譽勳章」,並認為只有司法才能揭出歷史真相,他主張軍法審判歐薩萊斯將軍,而國家也將開放與阿爾及利亞戰爭相關的檔案資料,由歷史學家來澄清事實。兩位下屆總統候選人都強調,法國承認這段不光彩的歷史並不減損法國形象,只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法國才可能再創光輝未來。

法國社會輿論幾乎是以極端悲憤的心情看待這本書的問世,認為將軍「不是非常誠實就是瘋了」,媒體則指出,社會的憤怒極為曖昧,究竟是憤怒將軍參與酷刑,還是指責他沒能為這段歷史保持沉默?歐薩萊斯將軍所披露的不只是從五○年代起人們就深信不疑的酷刑行為,而是他的證詞迫使社會思考這事件的政治責任,當年第四共和時期,負責阿爾及利亞事務的人物包括密特朗都已過世,且從未對此普遍使用的酷刑行為做出解�嚏A只有少數個人承認是項失誤。眾多疑問只能在檔案中尋求答案,左右派卻長期封鎖這些檔案,官方理由是維護內部的和平,但更多的卻是遮掩一些恥辱的責任,而歐薩萊斯將軍只是這些恥辱責任的副產品。

這本書為法國軍情局特種部隊當年在阿爾及利亞執行屠殺任務提供了新證據,但也引起國際人權組織的強烈反應,認為歐薩萊斯將軍在書中「撰寫並由他本人自動承擔的事實」已經構成反人道罪名,特別是他企圖為他本人和法國軍人在阿爾及利亞戰爭期間的罪行辯護,這種行為必須受到譴責,社會絕不容許諸如歐薩萊斯之類的軍人繼續擁有煽動仇恨的權利。法國人權同盟(LHD)、國際人權聯合會(FIDH)及綠黨紛紛以�u頌揚戰爭罪行」名義正式向法庭提出控告。

整個法國朝野共同譴責歐薩萊斯新書,並認為法國應向阿爾及利亞人民道歉的消息也傳到了阿爾及利亞,激起了該國人民的集體記憶,阿爾及利亞媒體也大幅報導這件攸關該國爭取獨立悲慘過程的歷史。被暗殺的領袖姆希迪其革命英雄形象還在民間口耳相傳,他的妹妹德麗法在電視上要求法國政府立即解密檔案,以澄清她的哥哥以及許多民族陣線領導人當年遭受酷刑慘遭死亡的真相,和許多陣亡者家屬一樣,她也打算依法律程�嚗睌警傽絕ㄔX控訴。

相對於阿爾及利亞社會的群情激憤,該國政府的保持沉默被視為一種害怕,害怕社會對過去歷史的探討會導致對現今現實不滿的辯論,政府的獨裁體制作風使它也沒有資格要求法國道歉,官方的不動聲色被認為是漠視人民在那場爭取獨立的戰爭中所受的痛苦和犧牲,不過,阿爾及利亞人民感到欣慰的是,當年的殖民母國正在捍衛他們當年的光榮。


--
※ Origin: 盈月與繁星 (MoonStar.twbbs.org) ◆ From: 163.13.62.8

0 意見:

張貼留言